小黄车:生于风口,死于理想

【摘要】本就捉襟见肘的资金,在退款风波中,或许将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锦鲤财经 原创  ·  2018-12-21 17:27
小黄车:生于风口,死于理想 - edf壹定发官网
作者: 锦鲤财经   

135edf壹定发楼下排起了长龙,电梯开通专用通道,线上退款人数超千万,在这个冬天,小黄车好像更能感叹,寒风刺骨。

千万用户退押金,如果仅以早期99元每人计算的话,ofo至少也要为此支付最少10亿元,戴威理想中创业者的自由,或许将随着这十亿的,渐行渐远。本就捉襟见肘的资金,在退款风波中,或许将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千万ofo“车友会”    

1217日,本来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但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门口排队成的长龙,预示着那天并不平静。

早在十一月份,就有用户申请小黄车押金退款,但迟迟不见ofo兑付,押金迟迟不退,让本就风雨飘摇的小黄车,更添一抹愁容。因为APP退款无果,两个月时间的等待,让大部分用户失去了耐心,离的近的用户,选择上门退款,这让本来门口罗雀的小黄车,又一次人声鼎沸起来,但是与上一次盛况,却是截然不同的原因。那时的小黄车风口刚起,那时的资本正追着戴威跑。

“线下排队一整天,线上排队一整年”,ofo用户以为去135edf壹定发排队就可以领到押金,可是却被告知,线下排队和线上排队是同样的退回顺序。据昨天的统计,在线排队退款人数已经到了1050万,而今天的反馈则显示,每天最多退款一万人,也就是说,ofo的押金在三年后才能完全清退,但是在诸多用户内心最担心的是,ofo还有钱吗?资金缺陷再加上十亿缺口,极有可能让小黄车彻底沦为历史。

共享单车135edf壹定发被堵门退押金,已经不是第一次,上一家被堵门的是酷奇单车,只不过,酷奇的退押金风波,并没有小黄车这般满城风雨。退押金一事,是大多数用户跟风的反应,如果在一开始,小黄车就能积极的处理,而不是逃避,或许也就不会有这么多车友齐聚一堂吧。

摊子铺的太大,坚持不被收购的小黄车,是从海外市场最先传来的噩耗,印度小黄车分135edf壹定发被收购,这边打破了ofo的坚持,理想主义戴威在印度的第一次受挫,或许,正预示着小黄车当下的局面。一直以来的资金链断裂传言,以及迟迟不见踪影的退款押金,这让小黄车在用户心里的信誉值直线下降,成批量的退款难造成了市场恐慌,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产生了连锁反应,于是就有了中关村楼下的这一幕。

本该用较为平和的方式解决的退款事项,或者把问题在互联网上解决,小黄车却选择了公开,线下统计的事件爆出后,让人们着眼看到的是背负千万债主讨债的小黄车,如此一来,ofo的融资之路或许将成为奢望。

戴威的乌托邦”   

轰轰烈烈的风口过去,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跟着风口飞起来的“猪”,在风口过去后便失去了依托,落地便会粉身碎骨,从一开始的被人争相追捧,到后来的人人避而不急,小黄车的架子端的大了一些,市场本就那么大,熬死了同行并不意味就能一家独大,市场并不会因为这是一家年轻的135edf壹定发就会网开一面,现代商战的惨烈,足以颠覆人们的认知,理想主义者,或许并不能在当下这个时代走的很远。

九零后创业者,极少如戴威这般将135edf壹定发短时间内做到如此之巨,一帆风顺的他一贯扮演着掌控者,在北大担任校学生会主席的他,对权力的掌控欲极强。再加上大部分小黄车的高层多是应届毕业生,团队太过年轻化。高速发展的小黄车早就脱离了这群年轻人的掌控,不完善的135edf壹定发制度,让小黄车的晋升规则显得十分幼稚。有能力的人上不去,没能力的人不下来,这让小黄车的发展产生了臃肿现象。

距今为止,小黄车的融资还停留在今年3阿里巴巴领投的8.66亿美元E+轮融资,那是ofo用核心资产共享单车作为质押物换来的。角色的对调来自戴威的心态转变,本来,小黄车可以顺风顺水。但是太过容易就能得来的融资,让戴威开始守株待兔,据内部人士透漏,自B轮融资开始,戴威就已经不再找钱。此前爆出小黄车的种种问题,也侧面反映出了创业者开始太过顺利,或许就是覆灭前的狂欢。

“程维可以当老大,戴威为什么不可以”这是ofo员工中戴威的拥护者曾发出的疑问,或许正是这种敢拼劲,让小黄车走到了今天,但是这声疑问中,透漏出了这个团队的稚嫩,连小黄车的投资方滴滴出行也是在资本这位监护人的呵护下才成长至今,年轻人的创业,或许在巨头眼中,仅能称作试错的工具。

2016年,戴威拒绝了程维,理由是无法接受将ofo卖给曾经的对手摩拜,这已经是戴威不知道第几次拒绝了投资人的意见,戴威眼中还是紧盯着ofo 的管理权。在一开始,在戴威认为资本愿意投钱便是恩惠的时候,连条件都不会拒绝。而今,大股东提出任何条件,都会被他认为是要的太多

人在最得意的时候,往往最需要看清楚方向。2016年,戴威在A轮投资人朱啸虎的牵线下结识了曾主导腾讯投资滴滴案的腾讯投资合伙人夏荛,这本该是ofo的一次机会,却被戴威生生变成了与投资人之间第一次裂痕的产生。夏荛曾三次劝说ofo入城,均被戴威秒拒。这非但没有说服戴威,反而被戴威认为腾讯在投资ofo上有顾虑。就是这个念头,让戴威决定推迟腾讯的投资到C轮,也正是这个决定,将腾讯推向了对手的怀抱。

“资本要尊重创业者的理想”,戴威曾在公开场合喊话称,但是这,让戴威的伯乐朱啸虎清空套现了手中所有的股权。坚持理想的戴威正在做的事,正是诸多创业者不敢做的事,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冲突,不可调剂,要么梦想破灭,要么屈从现实。但是资本逐利,没有人会为了一个年轻人的梦想,去放弃行业的垄断地位,于是,戴威和小黄车开始沦为资本手中的弃子,“断粮”仅仅是戴威体会到资本冷漠的第一步。

情怀不是万金油

最初的共享单车,实践于校园,而在校园内的共享单车有着足够的优势在于大学生的素质普遍较高,这使得小黄车有了一个并不算精准的市场预估,也可以说,戴威低估了社会的人性,没有故意损坏,没有偷盗的校园环境,为戴威提供的仅仅是一个理想的试验场所,就像是温室里的花朵,很容易就能达到理想的效果。但是将小黄车校园模式搬到市场,戴威很快就体会到了外界有多么残酷,本就极其容易被复制的模式让大街小巷开始出现了各色的共享单车。

年轻者的创业,或许更注重自由,但失败的,也是因为向往自由。这一点,摩拜的创始人胡玮炜要比戴威看的更加清楚。2018年的春天,在美团收购摩拜收购谈判桌上,胡玮炜投了赞成票。这其实并不是向资本低头,而是输给了现实,有多少人曾为了梦想奋不顾身,但最后,却草草收场。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要还回去,这一赞成票,投出的,是胡玮炜的不甘,创造了梦想,却也葬送了梦想。

市场逐利,并不会因为某一模式是谁第一个发起就会相互谦让,弱肉强食才是商场上不变的法则。连年来的征战ofo的员工早就疲惫不堪,理想很远,但过程很美。戴威将目标放在了远方,可是却忽视了ofo团队是否能坚持下来这场战争。

ofo的中高层,曾在采访中说道,“没能和摩拜合并,是一大遗憾,假如我们和摩拜合并,有可能就已经结束战争,开始盈利了,后面就没有哈罗单车(现在的哈啰出行)什么事了。”为了梦想,戴威放弃了合并,选择了继续奋战,但是这也让他站在了多数资本的对立面。

混乱的局面延续了两年,共享单车市场上演了一出淘汰赛,花花绿绿的市场局面消失了,共享单车市场迎来了整合,滴滴在多次劝说无果后,决定放弃ofo,小桔单车的面世足以说明了滴滴已经失去了耐心,不是戴威不能做老大,而是程维不让你做老大。再加上支付宝推行了无押金模式的哈啰出行,这让用户心理开始有了比较,一面是不需要押金,支付宝作为后盾,另一面是押金退还不及时,一副摇摇欲坠的景象,二者之间并不难以抉择。

失去了优势的小黄车或许早已经明白了,市场规则掌握在谁的手中。在商业战场上,或许多数人起点不同,但入局晚并不代表结果就已经注定。退押金风波如今人尽皆知,戴威的理想再难实现,理想主义者终究是敌不过瞬息万变的市场,就像小黄车曾经拒绝的投资人所说那般:希望戴威懂得躬下腰板时,手中还有能谈融资的资本

锦鲤财经,专业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edf壹定发官网,并不代表edf壹定发官网立场,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