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银行密集补血 华夏银行定增遭监管十问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华夏银行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截至9月末,华夏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8.01%,在A股上市银行中垫底;资本充足率11.82%,在A股上市银行中排倒数第三。

  晴天  ·  2018-12-18 09:59
上市银行密集补血 华夏银行定增遭监管十问 - edf壹定发官网
来源: 时代周报   

12月17日晚间,华夏银行(600015.SH)公告,该行非公开发行普通股股票的申请获得证监会通过。根据定增方案,135edf壹定发拟向首钢集团、国网英大和京投135edf壹定发非公开发行不超25.65亿股,募资不超292.36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华夏银行定增之路并不算顺畅。此前,在获得银保监会的批复后,遭到证监会的问询。

12月10日,华夏银行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针对华夏银行此次非公开发行普通股股票事项,证监会关注的主要问题包括不良贷款余额及不良贷款率上升、现金流净额为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增长较快等10项问题。

无疑,华夏银行是幸运的,南京银行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7月底,南京银行非公开发行募集140亿申请遭证监会否决,该行也成为国内首家定增被否的上市银行。

今年以来,不少银行通过定增、可转债等方式“补血”,特别是二级资本债,规模占比超过2/3。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11月以来,已有12家商业银行累计发行近1500亿元规模的二级资本债券,其中不乏交通银行等国有大行。

“当前银行的估值低,股权融资不是一个好的方式,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投资者的认购热情也不足,二级资本债成本较低,融资也比较方便。”华南某股份制银行资深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资本债备受青睐

今年“补血”的银行是一家接着一家。

12月10日晚间,交通银行公告称,该行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将审议关于发行800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议案,资金将用于补充二级资本,优化资本结构,促进业务稳健发展。截至今年9月末,交通银行资本充足率14.08%,一级资本充足率11.93%,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0.87%,较去年年底上升,均满足监管要求。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在五大国有银行中,除了工商银行,今年以来其余银行均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金。今年4月,农业银行发行了400亿元二级资本债;中国银行先后在9月3日、10月9日发行了该行今年第一、二期二级资本债,规模均为400亿元;9月、10月,建设银行分批发行了430亿元和400亿元二级资本债。

除了国有大行之外,股份制银行以及地方性银行均纷纷跟进。比如,中信银行也已在9月、10月发行了共500亿元二级资本债;12月13日晚间,该行还公布了新的“补血”计划,计划在境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人民币400亿元优先股。

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大部分银行再融资的工具是发行债券,特别是二级资本债,这部分的规模占比超过2/3。特别是下半年以来,银行密集发行资本债。7月、8月的发行规模仅为15亿元、57亿元,但9月发行二级资本债共12只,发行规模共1678亿元,是今年以来发行规模最大的月份;11月以来,已有12家商业银行累计发行近1500亿元规模的二级资本债券。

兴业研究分析师郭益忻在研报中指出,二级资本债是补充二级资本相对有效、使用较为普遍的手段。对非上市、资本补充渠道相对有限的中小银行而言优势尤为突出。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在金融强监管环境下,社会融资“入表”趋势明显,大多数银行都面临补充资本金的压力,这些资本金既有一级资本,也有附属资本或二级资本,一级资本必须通过IPO、股票定增、大股东增资等方式补充资本金,二级资本则可以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来补充。因此,二级资本债也成为商业银行补血的重要政策工具。

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助理总经理李茜认为,这主要是受流动性宽松影响,加上央行最新发布的“理财新规”鼓励有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回表需求的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因此发行一时火爆。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银行非常重要的指标就是资本充足率,这里面又分为两个:一个是核心资本充足率,还有一个就是广义资本充足率。核心资本就是股权,一般都是通过发行新股的形式补充。“现在的资本市场要是大规模地发行新股,对银行来说压力很大,对资本市场压力也很大,相对比较灵活一点的话就是发行债券。”付立春称。

事实上,今年以来,银行通过股权融资的步伐也在加快,银行上市进程明显提速,先后有成都银行、长沙银行、郑州银行等正式在A股上市,还有部分银行因为发行市盈率过高申购延期。

华夏银行定增涉险过关

银行“补血”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要通过监管层的重重审核。

今年9月,华夏银行提出定增方案,拟向首钢集团、国网英大、京投135edf壹定发三家135edf壹定发非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股票(A股)不超过25.65亿股,募资不超过292.36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135edf壹定发的核心一级资本。

华夏银行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截至9月末,华夏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8.01%,在A股上市银行中垫底;资本充足率11.82%,在A股上市银行中排倒数第三。

虽然定增最后涉险过关,但该行资本补充之路不是一帆风顺的。11月22日,银保监会批准华夏银行定增方案和股东资格;12月10日,华夏银行发布《非公开发行普通股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的回复》,对证监会提出的10项问题进行答复。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首要关注的就是该行的资产质量问题。

数据显示,华夏银行对公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建筑业、采矿业等行业,截至2018年三季度,合计占不良贷款余额的比例为82.34%。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和建筑业等行业受宏观经济影响较大,属于周期性行业,在宏观经济下行期,周期性行业抗风险能力较弱,信用风险加剧。

华夏银行在回复中提到,在宏观经济增速放缓、产业结构调整、市场需求下降的背景下,中小民营企业经营压力增大,同时申请人在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等周期性行业贷款占比较高,使得不良贷款余额与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

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该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未划归不良贷款的金额共计261.57亿元,合计占贷款总额的比例为1.66%。这些逾期贷款分布在抵押类和质押类贷款、保证贷款、信用贷款,分别为104.11亿元、156.6亿元、0.86亿元。

华夏银行表示,根据《贷款风险分类指引》和《华夏银行信贷资产五级分类管理办法》,以上逾期90天以上但未划分为不良的贷款,满足《贷款风险分类指引》中关于正常类和关注类贷款的分类标准。

华泰证券发布报告称,华夏银行今年6月末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值为198.74%,逾期贷款与不良贷款剪刀差仍较大,当前环境下资产质量需持续观察。

这并不是特例。事实上,监管层对上市银行再融资审核较为严格。兴业银行、平安银行等面临的情况与华夏银行类似,在银保监会已批复的情况下,仍未获得证监会的放行,并在反馈意见中要求银行就资产质量、去杠杆、资本缺口、应收款投资余额较高等问题进行补充说明。

在此背景下,部分银行“闯关”失败。7月30日晚间,南京银行发布公告,135edf壹定发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未获得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核准通过。南京银行的“补血”计划源于一年前。根据当时的公告,南京银行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6.96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40亿元。

“证监会会关注银行的具体经营情况,特别是资产质量、资本缺口等问题,会有非常严格的问询。”上海某券商投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资本充足率大考

银行密集“补血”有迫切的需求。黄志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方面是金融强监管环境下社会融资由表外转表内,消耗了大量的资本金;另一方面是面临MPA考核的压力,其中资本充足率是MPA考核中一票否决制的指标。另外,商业银行补血,还将为其2019年稳定资本充足率和扩大贷款投放准备弹药。

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的要求,2018年底将迎来资本考核“终考”。按照规定,2018年底,系统性重要性银行资本充足率要达到11.5%,其他银行资本充足率要达到10.5%。

Wind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各项充足率指标皆出现下滑,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滑0.1个百分点至10.65%;一级资本充足率下滑0.15个百分点至11.2%;资本充足率下滑0.08个百分点至13.57%。

部分上市银行的数据逼近监管指标,中小型银行的情况更为糟糕。据联讯证券统计,中小银行下降幅度更为明显,从2015年的14.33%下降到2017年的13.98%。不少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为负数,比如河南修武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0.75%。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认为,国有大行的资本充足性整体上改善明显,不过部分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资本充足性处于低位,面临较强的资本约束,“考虑到当前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仍处于结构调整过程中,随着资产端向贷款集中,资本消耗亦将加速,资本补充压力将进一步显现”。

以江苏银行为例,虽然该行近些年来密集补充资本,但长期都处于资本不足的状态。截至今年上半年,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61%、一级资本充足率10.39%和资本充足率12.67%,不及A股城商行的均值—9.14%、10.16%、12.90%。

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说,如果资本充足率不达标,很多业务不能开展,而且会限制银行的规模扩张,比如开设新网点,以及一些新业务的开展。“银行近几年发展速度很快,即使去杠杆对它的业绩有影响,但也有自然增长率。”该人士称。

从内源性补充来看,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认为,商业银行自身盈利能力出现分化,部分银行盈利增速低于规模增速,银行资本内源补充能力有所弱化,导致资本补充压力提升。

同时,近期为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支持,商业银行的信贷投放力度不断增强,而信贷投放的加大也需要一定的资本来支撑。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出台的《商业银行理财子135edf壹定发管理办法》规定,理财子135edf壹定发最低注册资本为10亿元。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至少已经有22家银行对外公告设立理财子135edf壹定发,所动用的资本规模接近千亿。在不少银行业人士看来,这也会消耗银行的资本。

黄志龙分析称,在理论上,当前的理财子135edf壹定发都是商业银行的全资子135edf壹定发,同时又是独立于商业银行运行,其股本是全部由股东(商业银行)出资,因此会消耗商业银行用于贷款投放的资本金。但对于大型商业银行来说,当前的理财子135edf壹定发资本金最高规模也只有100亿元左右,对于这些银行资本金的影响并不大。

付立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银行成立理财子135edf壹定发,意外着规模的扩张,还有业务的创新,对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肯定是有更高的要求。“理财子135edf壹定发一般都是银行全资或者是控股的子135edf壹定发,它和银行的传统存贷业务不一样,所以消耗的程度可能也不一样。”付立春表示。

来源: 时代周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